? 万古长天记第九章 乖,张个嘴!,万古长天记第9章 乖,张个嘴!_bet36最新体育在线_bet36体育在线走地盘_bet36最新体育在线奇幻_燃文小说网 bet36最新体育在线_bet36体育在线走地盘_bet36最新体育在线
燃文小说网 > 万古长天记 > 第九章 乖,张个嘴!

第九章 乖,张个嘴!


  宁长天回到床上盘溪坐下,看着满地的狼藉,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。
  “当年用寒冥掌打伤我母亲的黑衣人到底是谁?他又是因何原因对我的父母大打出手?”
  “我那个神出鬼没的爹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?打我出生后与他见面的次数甚少,每次都是来之即走,似乎在躲避着什么!”
  “按理来讲,他既然能拿出补天丹给我娘续命,想必出身也不是太低!那又为何落到那般田地?”
  “还有那个洪城叶家,五年前我与母亲刚住进去时他们都是以礼相待,后来为何突然翻脸将我们赶了出去?”
  ……
  沉思了良久,宁长天又将诸多疑问暂时压在心底。他知道,眼下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这些,而是自己母亲的病!
  六年来,虽说自己由于灵魂原因一直保持着痴傻的模样,可他却能清晰的感知到这么多年所发生的种种事端。
  五年前,自己母亲被黑衣人打伤时他就在场!并且认出,黑衣人那一下用的是颇为歹毒的寒冥掌!
  之所以称其歹毒,只因中招之人每日都要被体内寒毒吞噬生机,且这种寒毒扎根心脉之处,不易被压制!
  寒毒若长时间不被祛除,存留体内时间过长,寒气便会扩散全身,生生将一个活人变成冰雕!
  如果不是宁长天的父亲每年都会送来一瓶补天丹,那么莫玉兰也不可能活到现在!
  可宁长天同时也知道,自己母亲今天已经将身上唯一一瓶补天丹作为条件,献给家族,以保证宁长天能被收留!
  那也就是说,没了补天丹的莫玉兰不久就要不存于世了?
  宁长天两只小眼微眯,上一世他就是个没有亲人的孤儿,若不是被药神谷长老看中,怕以后一直都要当一个乞丐!
  所以,那时的他对亲情有着相当深的执念。他有的时候不禁会想,凭什么别人都有父母就我没有?
  而如今重活一世,好不容易有了父母,宁长天又如何不珍惜?
  上一世自己没得选,这一世不管是巧合也好,命中注定也罢!自己既然做了别人的儿子,岂有看着自己母亲死去的道理?
  宁长天缓缓的闭上了眼,脑海中想着治疗寒冥毒的办法。
外围网站哪个好365  “五年时间,虽有补天丹续命,但这种丹药也只能起到压制作用!寒冥毒早已深入母亲的五脏六腑!若是早一点治疗,方法极多!可如今看来,只能用纯阳丹将毒强行逼出了!”
  “可炼制纯阳丹的药材要到哪里找呢……”
  就在宁长天沉思之际,外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!
  “彩云!你怎么还在门外?里面的孩子还没醒?”
  一个年龄不过二八,长相极其秀丽的长裙丫鬟走到房门口,皱着眉头看着庭院里站着的彩云。
  “回……回春桃姐,小少爷已经醒了!”
  彩云转过脸来,盈盈一礼。由于方才在屋里受到了惊吓,此刻的她神情有些惊魂未定,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慌张。
  “嗯?药送去了吗?”
  春桃皱着眉头冷声质问道,心里对这个刚到茗闲居的小丫鬟有些不满。
  “还……还没!”
  “混账东西!”春桃喝骂一声,并走到彩云面前狠狠地拧了一下她的胳膊。
  “啊!”
  被拧的生疼的彩云忙退后一步,捂着膀臂。
  似乎对这样的遭遇已经习以为常了,此刻的彩云不敢多说什么,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。
  “你第一天来到这里就敢给我偷懒,那我要怎么相信你能服侍好小少爷?”春桃再次质问道。
  “我……”彩云抬起头来,脸上露出委屈的神色,想要辩解什么,却又说不出话来!
  她能告诉眼前的人,自己是因为害怕而不敢送药进去吗?
  彩云一想到里面孩童那令人恐惧的声音,还有那诡异的手段,浑身都有些发冷!
  但由于被里面的人警告过了,小丫鬟自然是不敢说出原因!
  “你什么你!你知道里面的人有多重要吗?大夫人今天亲自嘱托要照顾好小少爷,大公子也为了他找上沧月居!”
  “若是小少爷身子出了什么差池,你吃罪得起吗?”
  春桃对这个刚调来的小丫鬟已经由不满逐渐变为恼火了,可又想到莫府药师临走前叮嘱过的话,便问道:“药呢?”
  “在灶房,已经熬好了!”
  “端来!送进去!”
  “是!”
  ……
  良久,宁长天的门被推开了,一大一小的两个丫鬟鱼贯而入。
  可刚一进门,春桃就被屋里的情景吓了一跳。
  “彩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  “不……不干我的事啊!不是我弄的!”
  端着药碗的小丫鬟连忙摇头,进门后的她一直不敢抬头,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  “嗯?”不去管屋里坐在床上的孩童,春桃察觉到了小丫鬟的异样,便用冷冽的目光死死盯着她。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说!”
  “是我把这里搞成这样的!你莫要怪她了!”
  就在两人说话间,宁长天已经跳下闯缓缓走了过来。
  “额!”看着眼前的孩童,春桃心中微微有些错愕。
  “不是都说这个小少爷是个傻子,至今都不会说话吗?可他怎么看起来比谁都正常啊?”
  心里惊疑不定的丫鬟打量了宁长天几秒,方微笑着开口道:“长天少爷为何要把屋子里的东西都弄成这样?是不是我旁边这个丫鬟惹你生气了呀?”
  宁长天用漆黑的眼眸望着屋里的春桃,一直没有答话。
  “额,长天少爷,你这是……”春桃被面前的孩子盯得有些不自在,干笑着想要再次询问什么。却不想,宁长天突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。
  “你也是这里的丫鬟?叫什么名字?”
  宁长天的声音平静得像个大人,那问话的语气让莲姐不觉间想到了大夫人!
  不!即使面对大夫人,她都没有像此刻这样紧张,好像内心里生怕惹其不高兴一样!
  “回少爷,奴婢叫春桃!是大夫人身边的主事丫鬟!”
  “大夫人?”宁长天脑海中闪过一张慈祥而又威严的脸,又想起了白天里发生的种种事情。
  “此人或许可信!”
  内心已做出判断的宁长天当即对春桃开口道:“带我去见她!”
  “额!这……”
  春桃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内心错愕无比的看着宁长天,一时之间竟是说不出话来!
  “有问题?”
  宁长天皱了皱眉,平静的问了一句。却让旁边的小丫鬟看得心惊胆战!
  “呵呵!小少爷,现在天色已晚,咱们还是明天再去看大夫人吧!”春桃干笑两声,并走到孩童跟前将其抱起!
  今年六岁的宁长天不过比成人的手臂高一点,被人抱在怀里倒好像看着颇为正常!
  可是……
  一阵香风扑鼻而来,春桃怀里的宁长天再次皱了皱眉。
  而后面的彩云见此情形,原本就心惊胆战的她,小脸更是变得煞白无比!
  来到有些狼藉的桌子旁,春桃坐上旁边的椅子,并让宁长天坐在自己的腿上。
  “来!小少爷要乖乖听话,先把药喝了!只有把身体养好了,咱们明天才能去见夫人呀!”
  软声细语的哄着孩子的春桃又突然转过头,对着旁边依旧呆站着不动彩云嗔怒道:“还不快把药端来,傻站着干嘛呢?”
  “哦!是!”似乎才反应过来,彩云将手中的木盘放到桌子上,可由于她的双手在放下的过程中一直颤抖,因此碗里的一些药洒在了木盘里。
  “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看来以后不能让她服侍小少爷了!”
  目睹了这一幕的春桃对眼前的小丫鬟已经是失望至极了,心里寻思着事后跟大夫人说一声,换个靠谱点的丫鬟来照顾宁长天。
  “药里放蜜了吗?”春桃问道。
  “放……放了!”
  春桃拿起碗里的汤匙,将药放在嘴巴轻轻吹了吹,随后送到宁长天的嘴边,道:“长天少爷乖,这药不苦。来,张个嘴!”
  宁长天没有听话的张开嘴,一张小脸有些黑了!
  “小少爷不喜欢药的味道吗?”
  春桃皱着眉头,微微有些苦恼的问道。随后她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用白色纸皮包裹的东西,并在宁长天面前扬了扬手。
  “这是糖块,可好吃呢!小少爷只要把碗里的药喝了,我就把它给你!如何?”
  宁长天的脸更黑了!小丫鬟转过身去不敢看了!
  呼!
  这时,房间烛火微微一闪!
  紧接着,桌子上两道烛光开始剧烈摇晃,并在摇晃的过程中不断变大!
  厢房的亮光随之越来越亮!
  烛火一直向上变大延伸,两个蜡烛的火光也交融到了一起,随后变作一团药碗大小的火焰飞到宁长天的手中!!
  火焰散发着亮光和热量,却不见任何熄灭的迹象,就这样静静的悬浮在宁长天的手上,如同一只温顺的红色小兽一样!
  孩童抬了抬眼皮,看着满脸惊骇的春桃,淡漠开口道:“我再说一遍,带我去见大夫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