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龙珠之反派系统第一百一十五章 善意,龙珠之反派系统第115章 善意_bet36最新体育在线_bet36体育在线走地盘_bet36最新体育在线奇幻_燃文小说网 bet36最新体育在线_bet36体育在线走地盘_bet36最新体育在线
燃文小说网 > 龙珠之反派系统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善意

第一百一十五章 善意


  武天老师分三次一共点了18杯猫屎咖啡,这样穿着女仆装的漂亮女孩就要来三次。武天老师故意在女孩到门口的时候把门推开,咖啡溅在女孩的衣服上他就能趁机占便宜。
  这次来的是个蓝色头发的女孩,系着红色的发带,从外貌判断性格似乎很温柔。她穿着伊诺托鲁大酒店工作人员的制式女仆装,因为高跟鞋太高了,走路的时候动作非常不自然。黑色的托盘里放着六杯猫屎咖啡,因为晃动不断有涟漪扩散。
  她单手握着托盘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校对房间号,确认无误后收回手机去拧动门把手。
  卧室的门‘极为巧合’的打开了,托盘被撞击打翻,淋湿了女孩的衣服。
  “哎呀呀…真是抱歉…”武天老师热情的用自己的袖口给女孩擦衣服,藏在墨镜下的眼睛从女孩某些敏感的部位扫过。
  “没关系没关系…是我太笨啦,您稍等,我马上给您换新的咖啡!”女孩双手叠放放在小腹,对着武天老师歉然鞠躬。
  坐在卧室里的孙悟饭和牛魔王已经把脸贴在桌上了,用食谱盖着脑袋。没牙的臭老头调戏小姑娘…这实在太丢人了。
  鹤仙人坐在窗台前,胳膊搭在窗台上用两根手指捏着胡须,好像根本不认识武天老师。他自诩脸皮很厚,可跟武天这种连头都不要的家伙一比…小巫见大巫。
  天津饭略有些脸红,双手紧张的攥着裤子,也把脸对准窗外。只有饺子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,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。
  “呀!”
  女孩的尖叫声如期而至,卧室里的人,除了饺子外都做贼心虚似的低下脑袋。
  “真的是很抱歉啊,年纪大了,脑子管不住胳膊,总是乱摸…”
  “没…没关系…”女孩双臂交叉护住身体。
  酒店一向都是藏污纳垢的地方,在这里工作的女孩是吃青春饭的,工资很高,可失去了漂亮的脸蛋立刻就会被辞退。很多女孩为了嫁入豪门殚精竭虑的讨好有钱人,年龄和外貌无关紧要,只要对方有钱就行,这种女孩唯一的筹码就是自己的身体。
  武天老师绝对是个有钱人,否则怎么会被坎博尔大人请到这里做客呢?坎博尔大人和武天老师说话的时候非常客气,大家都猜测武天是坎博尔的爷爷,从年龄判断完全吻合。
  “我把你的衣服弄湿了,不做点什么的话实在过意不去…”武天老师挠了挠头:“这样吧,我房间里有浴室和洗衣机。你把衣服脱下来进去洗个澡,我帮你把衣服上的咖啡洗掉,怎么样?”
  “谢谢您的好意…不必了…”女孩屈膝把地上的玻璃碴放在托盘上,非常有礼貌的婉拒了。
  “不要害羞嘛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武天老师得寸进尺,握着女孩的手腕想把她拉进卧室。作为资深色鬼,武天老师很清楚酒店里的内幕,故意掀开了戴在手腕的劳力士手表。
  “滚!”女孩忍无可忍,一脚踹在武天老师额头。她学过近身格斗,高跟鞋又在武天额头留下一道伤口。
  ……
  伊诺托鲁大酒店中央广场,贝吉塔歪躺在环形的人造喷泉台阶上。
  贝吉塔的胳膊抱着后脑勺,静静凝望黑暗的星空。暗世界的星空黑的非常深邃根本没有星星,像是宇宙中巨大的黑洞。深邃的黑暗倒影在贝吉塔的瞳孔里,瞳孔也黑的像是黑洞。
  那是基纽在帮你,唯有古尔多的时间静止才能把你从爆炸形成的气浪中救出来!可是你杀了他…杀了他两次!
  现在你弟弟死了,那巴也死了,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!你太冲动了,做事之前能不能先动动脑子?
  你和贝吉塔王一样愚蠢,因为你们的愚蠢整个赛亚民族都灭亡了!
外围网站哪个好365  坎博尔巨大的声音在贝吉塔的脑海中回荡,像是永夜里霹落的惊雷。他呆呆的躺在那里,沉思着坎博尔说过的每一句话。在地狱里受罚的时候他经常做梦,梦到恶魔长着和他一样的脸。他无法理解,只能把这场梦归咎于怪诞。直到今天他突然明白了…害得他家破人亡、一无所有的不是弗利萨,不是基纽,而是他自己…他一步步…一步步的走上了绝路,亲手把塔布尔推下悬崖…
  他很想哭,可哭不出来。感觉心里突然空了,隐隐作痛。
  一张洁白无瑕的小脸挡住了贝吉塔仰望星空的视线,在贝吉塔的视野中那张脸是倒过来的。
  那是个小女孩,从外貌判断年纪和贝吉塔差不多。小女孩穿着粉红色的休闲衬衣,下身是蓝色的牛仔短裤。脚上穿着棉拖鞋,拖鞋上缝着两个微笑的熊猫脸。女孩怀里抱着一只小布熊,紫色的头发随意垂在肩膀,非常可爱让人想捏她的脸。
  “你是谁呀?”小女孩轻声问,声音非常动听。
  “让开,别打扰我发呆。”贝吉塔的表情透着烦躁。
  “你好奇怪。”小女孩轻轻吮吸手指:“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,来我家吧。嗯…我有草莓,我给你草莓吃”
  “我让你滚开听见没有!”贝吉塔怒了,不耐烦的训斥。
  小女孩抱着小布熊蹲下了,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私藏的草莓,趁着人造喷泉的水洗干净递到贝吉塔嘴边:“给,你吃吧。”
  贝吉塔的眼角抖了抖,闭上眼睛把脸扭到另一边。
  小女孩像只粘人的猫,又把草莓递到贝吉塔嘴边:“你尝尝嘛,很甜的。”
  贝吉塔猛的从地上撑起身,右手下意识的想握成拳头砸出去。他迟疑了一下放下右臂,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:“滚…”
  “哼!”小女孩好像生气了,站起来把草莓塞进自己嘴里:“不识好人心…滚就滚!”
  说完她气冲冲的走了,娇小的身影消失在伊诺托鲁大酒店入口的拐角处。
  贝吉塔静静凝望着小女孩的背景,冷峻的脸上居然泛起笑容。从喷泉里溅出的水淋湿了他的衣服,所以那个小女孩挡在了他和喷泉中央,这个善意的举动让他心里非常温暖。
  滚就滚…好可爱呀…
  甩了甩脑袋,贝吉塔又躺下了,望着暗世界漆黑的星空发呆。耳畔只剩下水流的声音,仿佛时间静止。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贝吉塔有些困了,缓缓闭上眼睛。他突然觉得自己从高空坠落从沉睡中惊醒,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条橘黄色的小毛毯。毛毯上用针线绣着小鸭子和树叶,一看就知道是小孩子的东西。
  那个喂贝吉塔吃草莓的小女孩又回来了,端着一盘草莓坐在贝吉塔身旁的台阶上,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我啊…”贝吉塔轻轻抚摸毛毯:“我叫贝吉塔…”
  “你好贝吉塔,我叫布尔玛。”